賈旭生律師 / 勞動糾紛 / 公司未繳社保,員工追償自行墊付的社保費...

0 0

   

公司未繳社保,員工追償自行墊付的社保費如何處理?| 勞動法庫

2018-09-03  賈旭生律師

案例來源︱《中國法院2017年度案例·勞動糾紛》

實務案例,僅供朋友圈學習分享!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本信息】

 

1.裁判書字號:(2015)淄民三終字第567號

2.案由:勞動爭議糾紛

3.當事人

原告(上訴人):王秀花

被告(被上訴人):山東環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環泵科技)

 

【基本案情】

 

原告于2008年11月14日到被告處工作,雙方未簽訂勞動合同,被告未為原告繳納社會保險。2013年8月16日,原告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原告于2014年4月向申請勞動仲裁,要求被告賠償因不能補繳社會保險的損失111636元及支付加班工資、未休年休假工資、二倍工資、經濟補償等費用。

 

勞動仲裁部門先作出臨勞人仲案字(2014)第26號仲裁裁決書,裁決被告支付原告拖欠工資及拖欠工資經濟補償、加班工資、未休年休假工資等費用,該裁決已生效;后作出臨勞人仲案字(2014)第26號仲裁決定書,對原告要求被告賠償因不能補繳社會保險造成經濟損失的申訴請求不予支持。

 

原告不服該決定提起訴訟,要求被告賠償原告因不能補繳社會保險的經濟損失36996元并支付賠償金18498元。

 

原告自行參加了社會保險。在2008年至2013年期間,共計支付養老保險費用24103.2元、醫療保險費用1400元、檔案費372元。

 

【案件焦點】

 

勞動者向用人單位追償墊付的社會保險費的,法院應如何處理。

 

【裁判要旨】

 

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本案中被告未為原告繳納社會保險,原告尚未享受保險待遇,其損失尚不確定,且根據《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第十三條之規定,繳費單位未按規定繳納和代扣代繳社會保險費的,應由勞動保險行政部門或者稅務機關責令限期繳納。故原告雖然自行繳納了社會保險費,但其訴求被告賠償其自行支付的保險費用,于法無據,對原告要求被告賠償不能補繳社會保險造成的經濟損失及賠償金的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據此一審判決駁回原告王秀花的訴訟請求。

 

王秀花持原審起訴意見提起上訴。

 

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相關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社會保險糾紛案件的范圍限于用人單位未為勞動者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勞動者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而發生的糾紛,而社會保險費的繳納、征收屬于行政管理范疇,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因欠繳、拒繳社會保險費發生的爭議不屬于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圍。

 

本案中,王秀花主張因環泵科技未為其繳納社會保險費其自行交納了養老保險費、醫療保險費、檔案費25857.2元,環泵科技應賠償其該費用,并因此支付其賠償金13937.6元。因本案系因環泵科技欠繳、拒繳社會保險費引發的爭議,故本案不屬于法院民事訴訟的范圍,對王秀花的起訴應不予受理。

 

據此二審裁定撤銷原判并駁回王秀花的起訴。

 

【法官解析】

 

本案主要涉及的問題在于,用人單位未依法為勞動者繳納社保費用,勞動者自行繳納后向用人單位追償相關保險費用的,人民法院應如何予以處理。

 

關于這一問題,本案一、二審的認識并不一致。一審認為本案糾紛屬于勞動爭議應予受理,但認為原告訴求被告賠償其自行支付的保險費用于法無據,故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二審則認為本案系因用人單位欠繳、拒繳社會保險費引發的爭議,不屬于法院民事訴訟受案范圍,故撤銷原判并駁回起訴。

 

筆者認為,勞動者墊付社保費要求用人單位返還,并不屬于法院勞動爭議案件的受案范圍。這是因為,盡管我國《勞動法》和《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都明確規定了社會保險爭議屬于勞動爭議,但目前我國現行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并未把所有的社會保險爭議都不加區分地納入法院的受案范圍,僅是將兩種情形納入法院的勞動爭議案件范圍:

 

一是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一款第(三)項規定的“勞動者退休后,與尚未參加社會保險統籌的原用人單位因追索養老金、醫療費、工傷保險待遇和其他社會保險費而發生的糾紛”。這種情形規范的是職工退休后與尚未參加社會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之間的關系,所謂“勞動者退休后,尚未參與社會統籌的用人單位”,是指在2001年之前及當時還有一些地區和單位尚未參加社會統籌,專門針對的是這類情況發生的追索養老金、醫療費和工傷保險待遇糾紛,屬于對法律法規在執行過渡期間的特殊規定。隨著社會保險制度的全面落實,這種情形已趨于消失,本案也顯然不屬于這種情況。

 

二是2010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以下簡稱《勞動爭議解釋(三)》)第一條規定的“勞動者以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為由,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發生爭議的”。此規定將社會保險爭議法院應否受理問題進一步明確。

 

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就《勞動爭議解釋(三)》所作的解答,用人單位、勞動者和社保機構就欠費等發生爭議,是征收與繳納之間的糾紛,屬于行政管理的范疇,帶有社會管理的性質,不是單一的勞動者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社保爭議。

 

因此,對于那些已經由用人單位辦理了社保手續,但因用人單位欠繳、拒繳社會保險費或者因繳費年限、繳費基數等發生的爭議,應由社保管理部門解決處理,不應納入人民法院受案范圍。對于因用人單位沒有為勞動者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勞動者不能享受社會保險待遇,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的,則屬于典型的社保爭議糾紛,人民法院應依法受理。

 

不過本案中的情形并不是勞動者因用人單位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且社會保險經辦機構不能補辦導致其無法享受社會保險待遇而要求用人單位賠償損失,而是用人單位未為勞動者辦理社會保險手續,但勞動者自行繳費參加了社會保險,勞動者據此向用人單位主張其所繳納的社會保險費。也就是說,本案實際上是勞動者以其墊付了用人單位應為其繳納的保險費為由而向用人單位主張該部分費用。這顯然與《勞動爭議解釋(三)》第一條規定的情形不同,因此不能適用該條規定,故本案不屬于人民法院勞動爭議的受案范圍。

 

另外我國《社會保險法》第八十三條第三款規定:“個人與所在用人單位發生社會保險爭議的,可以依法申請調解、仲裁,提起訴訟”根據該條規定,勞動者可以就社會保險爭議申請勞動仲裁,如果對于仲裁結果不服,則可提起訴訟,但其前提顯然是存在社會保險這一爭議標的。

 

本案中,王秀花因環泵科技未為其辦理社會保險手續和繳納社會保險,其自行繳納社會保險費,這是其對自身合法權益進行的合理救濟,而非免除環泵科技繳納社會保險費用的責任和義務。但是由于王秀花的繳納行為,事實上已經使得環泵科技不存在欠繳社保費的問題,造成了這一社會保險爭議標的的消滅。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本案中的糾紛已不再屬于勞動爭議范疇,王秀花也就不能通過勞動爭議途徑進行維權。

 

由此可見,本案二審駁回王秀花的起訴并無不當。不過筆者認為這也并不代表王秀花對此就沒有了救濟渠道。畢竟王秀花墊付的社保費用依法本應由環泵科技承擔,環泵科技因王秀花墊付社保費用的行為而受益顯然于法無據,即環泵科技在法律上并無取得該利益的正當性,實際構成不當得利。

 

因此,王秀花墊付的社保費用應認定為環泵科技沒有合法根據而取得的不當利益,并因此造成王秀花受到損失,故其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利益返還給王秀花。所以說王秀花對其訴求最終可另行選擇適用不當得利之債予以認定和處理。

 

編寫人: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榮明瀟

山東省淄博市臨淄區人民法院劉海紅

超過10萬人下載
  • 回復關鍵詞“升級版”下載《全國法院200個典型勞動爭議案件匯編(2015)》

  • 回復關鍵詞“司法解釋”下載《最高院勞動爭議司法意見指導案例匯編(2015)》

  • 回復關鍵詞“廣東意見”下載《廣東法院最新勞動爭議指導意見匯編(2015)》

  • 回復關鍵詞“北京意見”下載《北京法院最新勞動爭議指導意見匯編(2015)》

如何關注勞動法庫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