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書屋 / 研判 / 正在改變的中國郵政

0 0

   

正在改變的中國郵政

2014-10-15  真友書屋

信息化、金融化、高效化,中國郵政這只“恐龍”正在向現代化“巨艦”進化,努力擺脫一個人、一輛自行車、一個郵包的傳統形象。


墨綠色制服,大蓋帽,永遠伴隨著“丁零”“丁零”的自行車鈴聲出現,笑容可掬地遞上貼著郵票的信件。這是中國人對郵政工作人員最深刻的印象。

但這樣的場景現在已很少見了。

最近十年,隨著寫信的習慣慢慢消失,民營速遞的迅速崛起,中國郵政在國人心目中的形象和地位漸漸變得模糊和陳舊。

從1896年3月清政府批準開辦大清郵政官局算起的,中國郵政已經經歷了上百年的歷史,因此常被稱作“百年老店”,意指其歷史悠久、信譽可靠;然而,在“百年老店”的背后,它一度也被認為發展緩慢、落后于時代:它的大部分業務依然依靠人力,截至2013年底,中國郵政共有95.4萬名在職員工,幾乎是員工最多的國企之一;它的墨綠色制服、營業廳的式樣,幾乎從未改變;而曾讓它引以為傲的龐大身軀,在市場經濟環境下又顯得身段不夠靈活……“時代不一樣了,現在郵遞員社會地位急劇下降。”一位老郵政人感慨,“以前郵遞員帶來的是鄉音,是思念,現在他們送來的多是交通違章通知單、信用卡賬單等冰冷的信息。”

然而,它所覆蓋的網絡仍無人能夠替代:2.4萬條郵路,總長度達586萬公里,相當于沿赤道繞地球146圈;4.7萬處郵政支局,70%分布在農村,保證60萬個行政村里通郵;在南沙,在邊防線,在義務兵駐地,可以說,在中國只要有人生活的地方,就有中國郵政的影子。

優勢和局限并存。在日新月異的年代,這家“百年老店”也在努力書寫著自己的蛻變史。

走上獨立運營之路

“百年老店”最輝煌的日子當算1980年代。那時,中國郵政與中國電信還是一家人,統稱為中國郵電。不過,那是個“以郵養電”的時代,郵電業每收入100元,郵政就占到80元,再加上郵政業在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地位,“郵政的日子過得很舒服”,一位老郵政對《中國新聞周刊》回憶。

時間到了1990年代,電話、傳真以及互聯網陸續出現,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成果惠及中國,卻也沖擊著中國郵政。中國郵政開始進入虧損。據公開資料,到1995年時,它的年虧損額已達20億元。

與此同時,中國郵政還是承擔中國普遍服務的主體。“普遍服務”是一國政府對公民的承諾義務,《萬國郵政公約》對其定義為:“以均一低廉的資費向所有地區的所有用戶提供經常、優質的永久性郵政服務。”

在中國,這個“均一廉價的資費”為本市0.8元,國內1.2元。“比如一封平信從北京寄到西藏邊遠地區的牧民家里,只需支付1塊2毛錢,”一位老郵政人對《中國新聞周刊》說,“遠遠覆蓋不了運輸成本、人力成本,而且這些成本仍在逐年增長。在這個前提下,郵政很多業務是不可能賺錢的。”

郵政還承擔著義務兵免費函件和遞送機要郵件的任務。以2012年為例,便承擔了義務兵免費函件609萬件,機要郵件1995.3萬件。

國家對郵政企業提供郵政普遍服務、特殊服務給予補貼。然而補貼并不能彌補普遍服務的虧損;與此同時,郵政旗下百萬員工,也成為極大的負擔。中郵集團上海研究院院長周煥德還記得當時中國郵政經營狀況的準確數據:1998年,郵電業總營收的3500億元中,郵政收入287億元,僅占8.2%。

然而,在1990年代末中國國有企業改革的大背景下,國務院提出了郵、電拆分的改革命題,并于1998年正式將中國郵政與中國電信分營,全國31個省區市、300多個地市和2000多個縣市的郵電部門,都要進行職能調整、機構重新設置、領導班子重新配備,以及人、財、物的分離。

中國郵政集團總經理李國華介紹,郵電分營標志著近50年“郵電合一”體制的結束,郵政從原郵電部的一個專業,成為國民經濟中的一個行業。

然而,郵電分營,給本就經濟困難的郵政業發展帶來了巨大困難。

李國華還記得當時的一組數據:中國郵政獨立運營時,帶走了郵電業48%的人員,卻只擁有12%的收入和9%的資產。

與此同時,國家財政部門又決定,從1999年起,減少對郵政普遍服務的補貼,以刺激郵政部門向現代市場化企業的轉化。

種種因素,使得這次郵政與電信的拆分,在郵政業內部形成了一次巨大的地震。不少郵政老員工都記得,郵電分營前后,郵政系統內部人心惶惶,覺得好日子到頭了。一位當時在某省會城市郵政局工作的老郵政員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分營前夕,多數地方的郵政部門人都想去電信,生怕自己被留在沒有盈利前景的郵政部門;而最終結果是,很多地方郵電局一把手進入電信,副局長則留在了郵政;很多歷史負債、離退休人員等負擔都留給了郵政,好的辦公場所和很多優質資產和資金都分給了電信。郵電分灶吃飯,郵政突然感到鍋空灶冷,只留下空蕩蕩的破樓和破家具,工作人員迷茫失落。具體到他當時所在的郵政局,當時在職員工2000多人,但離退休人員近3000多人,負擔沉重。

1999年,郵電分營后第一年,年底一算賬,中國郵政虧損142億元。

那幾年,中國正在成為“世界工廠”,在彩電、洗衣機、空調、摩托車等產品中“中國制造”均已在市場份額中名列第一。此外,申奧成功、加入WTO,中國已成為全球經濟圈最熱門的話題。一些學者預測,隨著市場日漸開放和跨國資本蜂擁而來,一些老邁和缺乏活力的國有企業將很快被逐出市場。風雨飄搖的中國郵政便是其中的代表。

“二次創業”與深化改革

為了提高自身的盈利能力和市場競爭力,1999年,中國郵政提出“三年扭虧,五年形成良性循環”的階段性目標;后來喊出“一天營收一個億”的口號。

周煥德向《中國新聞周刊》回憶:“那些年,郵政的日子非常艱辛,想盡一切辦法擴展市場,這可以說是郵政‘二次創業’。”

但是,由傳統國企向市場化企業的轉型不可能一帆風順。周煥德說:“開始那幾年戰略思路不清,發展思路不明確,一年提一個思路,一會把物流當做重點,一會又重點搞集郵,走了很多彎路,經營上很浮躁。”

郵政營業廳也變得面目不清了,營業廳成了超市,一度靠推銷郵票、明信片、賀年卡、掛歷、IC電話卡甚至啤酒、月餅、方便面等過日子。

一名老郵政員工向《中國新聞周刊》回憶說:“那段日子實在是太難了,一些地方局為了節省開支,上班不開燈,電腦設備不能及時更新,影響了正常的辦公。為了增加業務收入,營銷員滿市場跑,但當時的營銷體系還不是很建全和規范,營銷員主要通過親情營銷、友情營銷,要是家里有個在政府機關、企事業單位做負責人的親戚,就方便很多,可以很快地把產品推銷出去。”

另一位郵政老員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每個職工都被攤派了任務。蘇北農村一個鎮的郵政支局,全局8個職工,有一個月只領到2000多元工資,人均200多元,原因是沒有完成當月推銷商品的任務。

營收任務壓力巨大,許多地方完不成指標,最后只能摻水。周煥德還記得地方郵政局長的抱怨:“再努力也完不成,就只能復制造假了。”

比如,當時為了增加營收,對集郵品掠奪式開發,大量印刷明信片、郵票。2000年左右發行量都在幾億枚。事實上,這些明信片、集郵品并沒有都賣出去,卻都入了賬,成為營收一部分。一位老郵政員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河南、黑龍江等很多有郵票印刷廠的地方,集郵品一屋子一屋子的庫存。

這些庫存一直存在了大約10年。直到2011年,中國郵政集團痛定思痛,才開始對全國庫存的明信片、集郵品大批量銷毀,一車一車的郵票和明信片由武警押送到印刷廠,打成紙漿。

“中國郵政發展到今天,走了很多彎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郵政老員工說,“但反過來看,經過這么多年的歷練,中國郵政對市場的認知和感悟,可能比很多其他國企強很多倍。”

這種在市場經濟浪潮中的歷練、認知和感悟,很快帶來了成果。周煥德說,郵政十余年的改革歷程,就是不斷尋找定位、明確業務重心、不斷改革以適應市場經濟環境的過程。

郵電分營后不久,中國郵政自身的改革再次被提上日程。

2003年,國務院經濟研究中心著手研究中國郵政的改革問題。4月7日,改革方案研究報告完成,10月16日,中國郵政改革方案征求意見稿出臺;12月20日,中國郵政改革工作組成立,周煥德為工作組副組長。

周煥德介紹說,國家對郵政改革進行了總體的安排,概括起來說是“一分開,兩改革,四完善”。

“一分開”是政企分開,重組郵政監管機構,組建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兩改革”即改革郵政主業,改革郵政儲蓄;“四完善”就是完善普遍服務機制;完善特殊服務機制;完善安全保障機制;完善價格形成機制。

周煥德介紹,雖經過1998年的郵電分家,但當時郵政部門政企合一、政資合一、政事合一的管理體制,已明顯落后于市場經濟及現代企業制度的要求;另一方面,郵政的普遍服務和競爭業務(如郵儲銀行、速遞物流等)交織在一起,無法科學核算出普遍服務成本,還可能把普遍服務的政策用到競爭性業務中,對市場上其他競爭性業務是一種不公平。“而且,普遍服務和競爭業務混合經營,兩者都沒做好,市場份額都在下降。”

在國務院郵政改革方案征求意見過程中,中國郵政也開始了自身謀變。

首先,中國郵政開始建設電子化支局,完善財務結算制度,摸清郵政家底。周煥德說,不算不知道,經過徹底的財務結算,才發現早些年統計的營收水分高達到17%。

此外,中國郵政也著手開始分離普遍服務與競爭性業力,在2004年年底提出以郵務類、速遞物流類和郵政金融類三大板塊為主要框架,重新調郵政的業務板塊。這個框架,一直延續到今天,成為中國郵政業務轉型的基礎。

經過近兩年的征求意見和討論,《國務院郵政改革方案》于2005年9月正式下發。一年多后,2006年11月,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完成工商注冊。重組后的國家郵政局和新組建的中國郵政集團公司,變成了類似“企業”和“工商局”的關系,完成政企分開。

在此期間,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成立。

郵儲銀行的前身是郵政儲蓄,依靠郵政系統,它擁有分布最廣的營業網點,以及享受只存不貸、資金轉存央行享受無風險利差的優惠政策。

2003年,央行痛下決心,對郵政儲蓄資金實行“新老劃斷”,新增資金由郵政儲蓄自主運用,此舉不但卸下了財政包袱,也促使郵儲面對市場學會獨立生存。隨著改革步步深入,2005年起,郵政儲蓄轉存央行的8290億元資金分五年逐步轉出,5年后全部轉入郵儲銀行自主運用資金賬戶,不再享受無風險利差的利率優惠。

2007年,銀監會在報經國務院批準基礎上,批準中國郵政儲蓄銀行正式成立,全國分支機構迅速完成掛牌機構組建。郵儲銀行與全資母公司中郵集團完成分賬核算,郵儲銀行有了自己獨立的資產負債表。

這家新生的銀行優勢明顯,它沒有任何歷史包袱,資產負債表健康,無論資產、收入、凈利潤、信貸規模等都發展迅猛。

據公開資料,到2013年底,郵儲銀行的資產規模由組建之初的2.13萬億元增長到5.58萬億元,營業收入規模由300多億元增長到1544億元。與此同時,郵儲銀行的資本金也由設立時不足200億元,增加到1600多億元,而信貸資產不良率只有0.51%,顯著優于國內銀行業平均水平。

3.9萬個網點、98%的縣域覆蓋面、4.5億的有效客戶,使郵儲銀行成為全國網點規模最大、覆蓋面最廣、服務客戶數量最多的商業銀行,以此為依托,郵儲銀行開展了獨特的普惠金融的商業發展道路:服務“三農”、服務中小企業和服務社區。截至2014年6月底,郵儲銀行涉農貸款余額達4934億元,小微企業貸款余額達4817億元,并逐步加大農村地區“兩小”貸款(小額貸款和小企業信貸)的投放力度。

中國郵政的改革還在繼續。按照國務院《關于2009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工作意見》,要求“深化郵政體制改革,推動郵政速遞物流業務重組改制”。2010年6月,中國郵政將速遞物流兩大專業重組,組建了中國郵政速遞物流股份有限公司。

郵電分營、政企分開、郵儲、速遞與郵政在中國郵政的大旗下分業經營,16年間,中國郵政完成了改革的三級階梯,逐步向現代企業制度靠攏。2013年,中國郵政集團公司營業總收入完成3625.4億元,同比增長13%,函件業務、報刊發行、郵政速遞、郵儲銀行等各項業務,都有不同幅度的增長。

困局與機遇

發展與改革過程中,仍有困難。比如,在電子商務大發展、國內外速遞公司紛紛加入中國速遞領域的環境下,郵政速遞的發展正面臨著挑戰。

周煥德介紹,據國家郵政局統計,中國快遞業已經連續44個月業務量遞增超過50%,這種情況在全世界都沒有發生過,中國物品寄遞業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帶動,正在實現井噴式的發展。

郵政速遞業務開辦于1980年,是中國第一家快遞企業,也曾是中國唯一一家快遞企業。但隨著市場環境巨大變化,郵政速遞業務的市場優勢正在減少。

中國郵政速遞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馬占紅對《中國新聞周刊》介紹,隨著民營和國外速遞公司進入中國速遞領域,中國郵政速遞正面對越來越多的對手:一類是FedEx、UPS、DHL等國際快遞巨頭;另一類則是順豐、申通、圓通、中通、韻達等活力極強的民營速遞企業。

馬占紅說,“速遞屬于網絡型企業,最典型的特點是‘木桶原理’,就是說一件快遞,一個環節耽誤了,全程就延誤了。”而相比于民營企業的活力,郵政速遞作為老國企,面臨方方面面的約束,比如反應速度慢、效率低下等等,因此必須進行專業化的改革來解決這些問題。

人力資源是郵政這個老牌國企的另一大困境。傳統郵政行業是典型的勞動密集型企業,中國郵政擁有百萬勞動大軍,但其中約50%是勞務用工,隨著《勞動合同法修正案》及相關細則出臺,勞務用工要求“同工同酬”,且只能用于臨時性、輔助性、替代性的崗位,這意味著,郵政業務將面臨人力成本劇增的難題。

勞務用工占比例高的原因之一,是郵政基層員工的工作量比上個世紀大幅增加。以投遞為例,中郵集團郵務局投遞管理處業務主任王海珍向《中國新聞周刊》介紹,一名投遞員經常早上7點上班,到晚上7點還干不完。“一次投遞最低30~40公斤,很多女投遞員都推不動。”而郵政系統的資薪待遇卻毫無競爭力。王海珍介紹,北京地區投遞員平均每月工資2000元左右,邊遠地區甚至更低。

但困局之后,往往蘊含著機遇。周煥德分析說,在建立中國政府向服務型政府轉型的背景下,中國郵政的許多劣勢完全可以轉換成優勢,同時依托老牌國企的品牌和實力,大力發展公共服務,“如網點多,造成運營成本高,但完全可能通過這個網絡,幫助民政部發放政府助農款、新農保等。”周煥德說,“當然,要將劣勢轉變成優勢,最核心的是轉變傳統國企的經營觀念。”

新的形象

部分轉變正在進行過程中。

中國郵政正在與民政部、交通部、鐵路總公司、財政部等多個部門洽談合作,通過代開稅票、出售高速ETC、代收交通違章罰款等等獲取代理費用。

2012年1月,郵儲銀行完成股份制改造。股份制改造之后,郵儲銀行董事會成員來自中國郵政集團公司的只剩30%(此前占70%),并一直在做著上市和接受戰略投資的準備。

郵政速遞也曾距上市只有一步之遙。馬占紅說:“當時已通過證監會發審過會的審核。”不過,由于公司實施戰略調整策略,A股市場低迷等多方面因素,郵政速遞主動撤回IPO申報材料,踩下上市“剎車”踏板。

不過,專營化改革后的郵政速遞發展迅速。比如,國際E郵寶已成為國際速遞的重點產品,幾乎每年營收增幅都超過100%,已成為Ebay、阿里巴巴、亞馬遜等國際性跨境電商平臺上的推薦物流產品。

2014年,作為全國唯一承擔高考錄取通知書遞送業務的速遞商,郵政速遞推出了錄取通知書微信查詢服務,考生只需輸入準考證號,就可以隨時跟蹤錄取通知書的“行蹤”;針對電子類客戶的航空運輸需求,郵政速遞疏通了含鋰電池物品的郵航運輸渠道,提升了郵政速遞在電子產品寄遞市場的競爭力;推出“EMS極速鮮——源產地直通車”平臺,成功運作了煙臺櫻桃、廣東荔枝、陽澄湖螃蟹等多個項目,實現了在生鮮類寄遞市場的突破……

今年6月,中國郵政集團公司宣布與阿里巴巴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將在物流、電商、金融、信息安全等領域全面開展深度合作,合力建設中國智能物流骨干網絡。分析人士認為,基于阿里的電商大數據和互聯網技術,配以中國郵政遍布全國網點的優勢資源,中國郵政將迎來改革轉型的一次新契機。

信息化、金融化、高效化,中國郵政這家“百年老店”正在向現代化企業蛻變,努力擺脫一個人、一輛自行車、一個郵包的傳統形象。

在《財富》雜志發布的2013年世界500強企業榜單中,共有6家郵政企業,中國郵政排名第196位,雖然位于排名第13位的日本郵政、排名第108位的德國郵政和140位的美國郵政之后,但已較2012年上升了62位。

最能夠代表中國郵政新形象的,大概是剛投入運行一年多的南京航空郵件處理中心。

這座占地1200畝,處理能力亞洲第一、世界第三的集散中心,完全仿照美國FedEx的集散處理方式,用信息技術操控和指揮每一個物流細節。

郵政速遞網運處處長武建楠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里幾乎每一個技術細節,都是為了提高效率、減少因人力和制度造成的遲滯而設計的。

比如,為了增加飛機的載貨量,郵政速遞特意定制了專用的航空集裝箱,將傳統航空集裝箱的直面斜角改成圓弧形;為了提高郵件上機分揀率,這里采用的是外包公司錄入信息,以確保每個包裹的條形碼都能有完整的收寄信息——考慮到信息安全,分發給外包公司的信息是打散的,錄入后再由系統重新組合;為保證每個信息掃描準確率,包裹分揀機加設大型的掃描儀,可以同時進行三面掃描;提高了信息掃描的準確性后,分揀工作也可由機器完成。

武建楠做過測算,一個包裹從抵達南京航空郵件集散中心到再次裝箱準備登機,只需要13秒鐘。“在這里,人是給機器打工的。”他說。為了保證機器運轉良好,每晚上都有兩名專業技術保障人員值守現場,詳細統計每臺設備和配件的更替頻次,以便預測、制定維保方案。

機器分揀還提高了安全性和準確性。運行一年多來,這里最大的一條新聞是:曾在包裹中檢出一條重達15公斤的金條。“人工分揀可能根本無法發現。”武建楠說。

如今,南京集散中心每天接待37條干線郵路上的汽車,18架郵航飛機往返于此,日處理郵件25萬件,高峰時可達32.89萬件郵件。這個數字還在不斷地刷新中。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