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1231 / 中藥 / 防風的妙用

0 0

   

防風的妙用

2012-04-04  lc1231

防風的妙用

(2007-03-08 20:01:05)
分類: 良方良藥
一  防風配蜈蚣治療面神經炎
山東省陽谷縣中醫院(252300)杜 保 榮
防風味辛、甘,性溫,人肺、脾、膀胱經。功能祛風,解痙,勝濕,有“祛風圣藥”之稱。筆者用防風配蜈蚣治療面神經炎,每獲佳效,現報告如下。治療方法:防風3O~60g,加水500~800ml,取藥液200~300ml口服,蜈蚣1~2條研末沖服。每日1劑,7天為1個療程。
例1:曹某,男,3歲。其母代訴口角歪斜6天。患兒6天前早6點起發熱哭鬧,體溫37.5℃ ,本村醫生按感冒治療,予潔霉素、病毒唑、安痛定肌肉注射,口服小兒感冒沖劑后熱退,當日下午口角向右歪斜,鼻唇溝變淺,右眼難閉合,右口角流涎等,某院診為“面神經炎”。經用加蘭他敏、維生素B  ,ATP、地巴唑等治療6天未見效果,來我處就診。診見右口角歪斜流涎,鼻唇溝變淺,右眼難閉合,右側不會鼓腮。患兒系風寒侵襲面絡。治以祛風散寒解痙,舒筋和絡。方用防風30g,蜈蚣1條,用法同上。服藥3劑見效,又進3劑病愈。隨訪無復發。
例2:柴某,男,68歲。口角左歪斜半年。半年前突發左口角歪斜,在某醫院行頭顱CT檢查無異常,診為“面神經炎”。經中西藥物治療均無效驗。診見口角左歪斜,額紋消失,鼻唇溝變淺,左眼瞼下垂,迎風流淚,左齒腮夾食物,語言不利,咀嚼不便,左側舌前無味覺,舌質暗紅、苔白膩,脈弦滑。證屬氣虛血瘀,風痰阻塞面絡。治以補氣活血通絡,祛風除痰。方用補陽還五湯合牽正散,服藥9劑無效。遂改用補陽還五湯加防風60g,蜈蚣2條(研沖)。6劑后病情減輕,連進15劑病愈。隨訪無復發。
面神經炎,中醫稱為“吊線風”。其多因體虛外邪侵襲面部經絡而發病。方中防風辛甘溫,為“風中潤劑”,善祛頭面風邪,且祛風不傷正;同時配蜈蚣性善走竄,熄風解痙,搜風刮絡,二藥協同,以增強療效。現代醫學認為,本病多因病毒感染面神經,引起組織水腫;或因局部營養血管痙攣,致神經組織缺血,水腫壓迫面神經而發病。現代藥理研究證實,防風有抗病毒作用和改善微循環以及興奮面部神經與興奮汗腺等作用,故用之有效。
 
二  防風治療腸道脂代謝障礙
四川省中醫藥研究院附屬醫院(610041)張智敏
防風辛溫微甘,歸肝、脾、膀胱經,功能散風勝濕,解痙止痛。筆者治療腸道脂代謝障礙病,習于辨證處方基礎上加用防風,多獲良效。如治馬某某,男,5O歲。1年前于喪妻后出現腹瀉水樣便,每日5~10次,經抗生素治療3月后,腹瀉次數減為3~5次,多方治療無效,做小腸粘膜活檢診斷為腸道脂代謝障礙病。就診時伴見乏力,消瘦,腹脹,腹鳴,大便多泡沫,肩背強痛,舌淡紅苔白,脈弦細。處方:柴胡10g,白芍15g,黨參20g,白術15g,茯苓15g,白扁豆15g,車前子10g,炮姜10g,焦山楂15g,葛根15g,甘草6g。連服1周無效。復診,以前方加防風15g,服2周腹瀉痊愈。1年后隨訪患者體健無恙。
腸道脂代謝障礙病,病因尚不完全明了,臨床癥見腹脹,腹鳴,腹痛,腹瀉,多為水樣便或脂肪瀉,量多,或伴發熱,關節痛及性格改變。使用抗生素可控制癥狀,但易復發。經云:“濕勝則濡泄”。又云“清氣在下,則生飧泄。”防風勝濕升清,則水瀉自除。防風治瀉見于劉草窗之痛瀉要方,但筆者臨床體會不必拘泥于痛瀉并現,對腹但見腹痛、腹鳴、水樣便、風泡便、完谷不化之一癥者,皆可以防風祛風勝濕,解肝醒脾,解痙止痛。
 
三  防風治胃痛效佳
山東省兗州礦業集團公司總醫院(273500)許 蘭 蘭
防風性味辛甘,溫,無毒。人膀胱、肺、脾經。常用于外感風寒,風濕痹痛。筆者臨證用之治療胃脘痛,取得了較好效果,現舉典型病例如下。
焦某某,男,68歲。患慢性淺表性胃炎并十二指腸球部潰瘍10年余,胃痛反復發作。初診時患者精神欠佳,胃痛明顯,西醫內科門診輸液2日療效不佳。癥見:胃脘痛而喜按,懼冷、硬食物,時泛酸、呃逆、納呆,乏力,便稀,舌質淡紅、苔白膩,脈弦細。辨證為中焦虛寒,治以溫胃和中,健脾利濕。處方:防風15g,白術lOg,高良姜6g,香附9g,當歸9g,白芍12g,薏苡仁20g,山藥20g,砂仁6g,炒麥芽30g。連服5劑諸癥明顯減輕,胃痛大減,又以上方加減10劑而愈。3個月后因進食隔夜稀粥胃痛再發,但程度較輕。囑以防風10g,薏苡仁2Og,芡實15g,蓮子log共煮粥服用,1周后告知胃痛已消失,且食欲大增。
李杲日:“防風,治一身盡痛,隨所引而至,乃風藥中潤劑也。若補脾胃,非此引用不能行。”現代藥理研究證實,防風內含揮發油、苦味甙、甘露醇等,具有鎮痛、抗菌、解熱作用。防風鎮痛,能明顯提高痛閾,故胃痛時用之可取得較好療效。
 
四  防風治咽癢劇咳效佳
山東省東營市勝利石油管理局勝北醫院(257064)張 子 臻
對于咽癢不適,干咳陣作,程度較劇者,先父在辨證基礎上恒加防風治之。外感邪實者,清熱利咽配以本品;表虛易感者,玉屏風散加味治之;肝火犯肺,木火刑金者,瀉白、黛蛤加本品,皆輒效,甚為推崇。因察有無表證皆用此品而質疑之,則日:《內經》有訓,“風勝則癢”。咽癢難忍,甚則痙咳,風邪之明征,此需舍脈從癥,放膽用之無礙。筆者受此啟發,屢試屢驗。如王某,反復咳嗽2月余,診為急性支氣管感染,經靜脈滴注青霉素、先鋒霉素、氧氟沙星等抗生素治療2周,血象雖降至正常,但仍咽癢不適,咳嗽陣作,咳時面赤,上氣,痰少質粘,略之難出,咳甚則胸脅脹痛,口干苦,苔薄黃少津,脈弦數,曾服用平肝清肺、順氣降火之劑5日癥不減,余觀其辨證用藥無誤,囑停用抗生素,原方加防風lOg,車前子30g。服2劑后咽癢、劇咳明顯減輕,5劑咳止,繼服7劑鞏固療效,隨訪2年未復發。
咽癢劇咳多見于急性支氣管感染治療不及時,遷延纏綿,其原因為病毒細菌混合感染后,經抗炎治療,生物性致病因素雖已消除,但由于對氣道粘膜上
皮的損傷,導致氣道反應性增強。此時單用抗生素難以奏效,應以降低氣道反應性為主。現代藥理研究表明,防風所含主要成分揮發油、甘露醇等,除具有抗菌作用外,尚能消除粘膜腫脹,提高對刺激物反應的閾值,降低氣道粘膜對刺激性氣體的敏感性。動物實驗證實,能延長氨水致豚鼠咳嗽的潛伏期,減少咳嗽次數,上述作用可能是本品治療咽癢劇咳取效的藥理學基礎。
 
五  防風治療耳原性眩暈有效
江蘇省江都市工貿公司醫務室(225200)張學華張群
10余年來,每遇耳原性眩暈癥患者,常以防風為主藥,配川芎、澤瀉、茯苓、白術、石菖蒲等。氣血虛虧加生黃芪、全當歸;嘔吐甚加法半夏;眩暈劇加天麻,收效甚捷。臨床應用防風治療耳原性眩暈癥,源于在1985年9月16日,門診遇一郭姓女患者,48歲。主訴患眩暈癥6年,曾在某醫院診斷為美尼爾病,經西藥治療數日后癥狀消失。以后每年發作1~2次,近2年有愈發愈重之趨勢。此次于5天前突然頭暈目眩,感覺自身及周圍物體劇烈旋轉,住院治療數日療效不顯,自行出院要求中醫治療。癥見面色咣白,頭暈目眩較劇,閉目伏床,汗出較多,惡心嘔吐,眼球有水平性震顫,耳底有脹感,耳鳴如蟬,聽力減退。脈弦滑且弱,舌質淡白、苔白膩。證屬肝脾失和,氣血虛虧,脾失健運,痰濕中阻,風痰上擾清竅。治當調和肝脾,健脾勝濕,化痰祛風。處方:天麻6g,法半夏lOg,川芎10g,炒白術12g,茯苓15g,陳皮lOg,石菖蒲lOg,沙苑子lOg,生黃芪12g,全當歸lOg,炙甘草6g。服藥3劑嘔吐止,但眩暈癥狀未見明顯改善,耳脹耳鳴、汗出等癥依然如前。二診以上方加防風12g,以辛甘升散,祛風勝濕,調和肝脾。3劑未盡,以上諸癥霍然消失。藥已對癥,又服3劑,以資鞏固。10多年未發。
防風辛甘微溫,入肝、脾、膀胱經,有解表祛風,健脾勝濕,表里雙解之功。耳原性眩暈癥為耳內膜迷路水腫所致的自身及周圍物體旋轉,平衡失常的病態。中醫學認為,該病的發病機理為肝脾失和,脾失健運,痰濕內停,風痰上擾清竅所致。防風氣味俱薄,能升可降,則可達到頭面,祛風散邪,降則可調和肝脾,勝濕健脾。現代醫學研究也證實,防風含揮發油,甘露醇,苦味甙等,有表散風邪和利尿祛濕等作用,故用于治療耳原性眩暈癥,可取捷效。
 
六  防風治療脫疽
天津市肺科醫院(300222)楊兆庚 陳寶琴
防風,辛甘溫,有發表、祛風、勝濕功效。脫疽包括血栓閉塞性脈管炎,閉塞性動脈粥樣硬化,糖尿病性壞疽和凍傷壞死等病。其發病與臟腑、經絡及營衛氣血功能失調有密切關系,多因寒濕凝聚脈絡,氣血周流受阻,脈絡閉塞不通所致。治療原則如《素問·五臟生成篇》:“疏其氣血,令其通達”。我們以防風30g,花椒20g,艾葉30g煎湯熏洗患肢,并用黃芪桂枝五物湯加防風15g內服治療脫疽,每每獲效。防風為風藥中潤劑,潤澤不燥,辛溫輕散不傷陰,雖屬膀胱脾胃經藥,然隨諸經之藥,各經皆至,逐濕淫而振奮陽氣,宣通氣機,條達氣血,疏通脈絡。加之花椒、艾葉能溫通脈絡、逐寒濕、理氣血,相得益彰。另外黃芪桂枝五物湯則益氣活血、溫經通脈,則寒凝濕滯,猶如冰釋。
如治徐某,女,58歲。因糖尿病足而就診。患肢皮膚發涼,趾端皮色暗紅,足背動脈搏動未捫及,第1、2趾潰爛,趾端有干性壞死物,曾治療3月余未見療效。患趾刀割樣疼痛,終日抱膝而坐,徹夜難眠,以鎮痛藥維持。以上法治療2周后,皮溫變溫,創口周圍轉紅,創口有滲出,疼痛減輕。堅持上法治療并嚴格控制血糖,5周后,患趾潰爛基本愈合,患肢皮溫,皮色恢復正常,疼痛完全消失,患者步履、行走正常。
 
七  防風治多發性癤病有效
安徽省桐城市中醫院(231400)王 永 林
防風主治外感表證,風濕痹痛,風疹瘙癢及破傷風痙癥等。筆者重用防風加入清熱解毒方中,治療多發性皮膚癤病,多獲捷效。
余某某,男,33歲,因皮膚癤腫疼痛3天伴發熱就診。患者左腰、右臀及尾骶部出現3處癤腫,面積均約2.5cm×3.5cm 大小,紅腫熱痛明顯,伴有發熱、全身不適,納差腹脹。予蒲公英10g,赤芍15g,紫花丁10g,連翹10g,厚樸10g,金銀花10g,天花粉10g,穿心蓮10g,防風20g,服藥2劑,諸癥消失。《本草匯言》云:“防風與芎、芷上行,治頭目之風;與羌、獨下行,治腰膝之風;與當歸治血風;與白術治脾風;與蘇、麻治寒風;與芩、連治熱風;與荊、柏治腸風;與乳、桂治痛風,及大人中風、小兒驚風,防風盡能去之。”可見防風具有通達內外表里、引邪外解的作用。筆者在臨床中總結出治療多發性癤病,若加用防風能明顯縮短病程。
 
八  防風治療尿路感染效佳
四川省巴中市中醫院(636000)李 朝 鮮
筆者近年來在辨證方藥中加用防風治療尿路感染,療效大增,茲舉例介紹如下。
邵某某,女,56歲,因“小便淋漓澀痛5年,復發7天”于2001年8月3日初診。訴口干苦,大便干燥,服藥(具體藥物不詳)6天仍無明顯好轉。察其舌質淡紅、苔少津,脈弦細數。辨證為熱淋,治當清熱利濕,通淋止痛。處方:金銀花30g,連翹30g,夏枯草18g,土茯苓40g,防風20g,白茅根40g,麥冬20g。服藥期間忌濃茶,服2劑后,復查小便正常。
此經驗源于筆者5年前利用八正散治療一久治乏效的尿路感染,患者服藥后排出大量泡沫狀溏便。受此啟發,曾設對照組觀察治療結果,認為加用防風治療組在改善癥狀方面明顯快于未用防風對照組。究其原因筆者認為,防風為風中之潤藥,疏風柔肝,則肝氣條達。與痛瀉要方中用防風有異曲同工之妙。
 
 
九  防風復方治療風寒型哮喘
河南省開封市按摩醫院(475003)  莫 嘉 俊
哮、喘二癥雖有區別。但臨床往往相兼發病且反復發作。久治不愈。其病因很多,本文主要介紹防風復方治療風寒型哮喘。此方服用簡便,效果較好。如能秋季服用,療效更佳。
1 組成:防風lOg,生黃芪3Og。桔梗5g。
2 方法:防風、生黃芪、桔梗置砂鍋中,用冷水浸泡20分鐘后煮沸,離火晾溫后作茶飲,每日1劑,20日為1個療程。
3 方解:本方主治風寒型哮喘。哮喘一病。病在肺,多因外感風寒侵襲而誘發,故病程纏綿。久治不愈。肺主氣、主宣降、主皮毛。方中用黃芪益氣固表為君藥;防風散風勝濕走表而祛風寒之邪為臣藥;桔梗宣肺利咽。引藥人肺為佐使藥。3藥相伍,使肺氣得補。宣降功能得強,肌表腠理得固,風寒之邪外疏。哮喘得治。
4 典型病例:張某,女,46歲。22年前因風寒感冒未治而誘發哮喘。每逢冬季發作時,咽塞胸悶,呼吸困難,呼多吸少。喉中痰鳴有聲,痰稀白。甚則不得平臥,苔白,脈浮緊。須口服氨茶堿或用哮喘氣霧劑方可緩解。服用本方3個療程,隨訪5年未發作。
 
十  防風善治高熱驚搐
浙江省溫州市中醫院腎內科(325000)董 飛 俠
防風辛溫發散,氣味俱升,功善療風。近年來筆者在臨床中運用自擬防風退熱湯治療高熱驚搐28例。處方:防風9g,大黃6g,梔子9g,黃芩6g,連翹6g,甘草3g。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大便泄下停服。曾治28例,其中15例服1劑6小時內熱退搐止,10例服1劑12小時內熱退搐止,3例無效。
如治患者黃某某,女,4歲。食滯內阻,風寒外襲,發熱3日,頭目昏眩,目赤睛痛,口干口苦,咽喉不利,胸膈痞悶,咳嘔喘滿。涕唾粘稠,大便秘結。煩啼不安,人暮驚搐頻作。苔白膩,脈浮滑數。指紋青紫,已透氣關。此邪滯互結,蘊蒸生熱,熱極生風,而至壯熱驚搐。予防風退熱湯。服第1次藥后。神煩即較安,嘔吐亦緩;繼續服第2次,得暢便一行,量甚多,面赤退,氣粗平,神疲欲睡;晚間再服第2劑。患者酣然入睡,此后即不再痙搐。現代藥理研究證實,防風具有解熱、抗炎、鎮痛、抗驚厥作用,防風新鮮汁對綠膿桿菌和金黃色葡萄球菌有一定抗菌作用,煎劑對痢疾桿菌、溶血性鏈球菌等有不同程度的抑制作用。
 
十一  重用防風治療胃下垂
福建省寧德市中醫院(3521O1)蘇 林
防風,味甘辛,性平,人膀胱、肝、脾經,以祛風除濕,解痙止痛力勝,傳統多用于感冒頭痛、四肢拘攣、風濕瘙癢、破傷風等病癥。我院內科黃融琪主任醫師在其經驗方“益氣防風湯”中重用防風20~3Og治療胃下垂,每獲良效。其基礎方為:炒防風、黃芪各20~3Og,人參、白術、炒當歸各lOg,升麻、柴胡各4.5g。如治患者孫某某,女,32歲,2001年9月13日初診。患者胃下垂病史3年,消瘦乏力、體重肢困、食納減少、胸脘脹悶不適,進食后即產生腹下墜的感覺,平時作彎腰動作時感覺疼痛,久醫乏效。就診前,于我院行x 線檢查提示:胃小彎角切跡低于髂嵴連線水平以下13cm。擬診為重度胃下垂。診得舌質暗淡少苔,舌底脈絡色暗,略有迂曲。辨證為氣虛血瘀,中氣下陷。治宜益氣升陽佐以活血行瘀。處方:炒防風30g,黃芪30g,人參lOg,白術lOg,炒當歸lOg,莪術6g,桃仁6g,升麻4.5g,柴胡4.5g,6劑,水煎服。二診:服藥后納增,胸脘脹悶不適減輕。續前方再服7劑。三診:諸癥明顯好轉,彎腰自如,不疼痛。此后,以前方加減治療共20天,復查x線提示:胃小彎切跡于髂嵴連線2cm,為輕度胃下垂。宗原旨鞏固治療20天,囑患者加強腹肌鍛煉。療程結束后.復查X線胃位置已回歸正常,患者飲食正常,精神體力明顯好轉。
胃下垂相當于中醫學之胃緩證,患者多為稟賦薄弱、身體瘦削之體質,一般都存在程度不同的脘腹痞滿,噯氣厭食等胃動力不良的癥狀。防風不僅能加強機體免疫功能,增強體力,同時尚有加強并協調胃腸道運動的作用。黃老的臨證經驗表明,重用防風治療胃下垂,對改善胃動力效果顯著,如按常規量使用,則難以獲效。
 
十二  巧用防風
云南省昆明市第一人民醫院(650021)戴曉艷陸家龍
防風性辛、甘、溫,入膀胱、肺、脾經,功能祛風解表,勝濕解痙。基于防風祛風勝濕的作用,將其用于肺炎屬風痰壅盛.或小兒消化不良,腸炎失治、誤治后久瀉,滑脫不盡的患者,療效獨特。
無論成人或小兒肺炎,表現為咯吐大量白泡沫樣痰或喉問痰響。舌淡苔膩者,此為風寒柬肺、痰涎壅盛,將防風一味.作為小白附子湯中的臣藥(白附子、防風、細辛、天麻、鉤藤、半夏、陳皮、檀香、砂仁、紫蘇子、白前、姜汁、生甘草),有顯著的滌痰祛風之效。
小兒消化不良,或腸炎失治或誤治,至久瀉滑脫不盡,面青形瘦者,此為慢脾風,大多醫者投以溫脾補腎收澀之劑,其效甚微;亦有醫者加入天麻、鉤藤之祛風藥,有一定療效,但病易反復。我們則在溫脾補腎、固腸止瀉之基礎上,加入獨能勝風除濕之防風、細辛、蒼耳子之屬,挾濕熱未清者,酌加少量清腸化濕之品,如茵陳、黃連等,收效迅速且療效穩定。醫者均知防風可治肝郁脾虛之腹痛泄瀉者,而不知用于久瀉滑脫者,功效尤著。
 
十三  防風重劑治耳鳴
天津市冶金醫院(300182)魏 莉
重用防風治療耳鳴,系劉強副主任醫師的經驗。筆者隨師應診.每用多獲佳效。
耳鳴之作,多責之于肝腎,因肝經循行于耳,腎開竅于耳。故治耳病多以清肝瀉火,或滋陰補腎。耳鳴雖為肝腎之病.但因脾虛而濁陰上逆蒙蔽清竅而致者亦屬多見。劉師認為其治用防風乃為理想之品,因防風味甘,入足厥陰肝經,燥己土而泄濕,達乙木而息風。李東垣謂其“土中瀉木”;陳修園謂其“稟春和之氣入肝治風,尤妙在甘以入脾,以和木氣”;王好古謂其“搜肝氣”。可見防風之功在于祛風勝濕,升清降濁,搜肝達而健脾。故防風實為治療濁陰上逆,蒙蔽耳竅所致耳病之妙品。劉師臨證多重用防風(30~40g)治耳鳴其效甚捷。
1980年l1月。治一劉姓男子,年30余歲。患耳鳴近3月余,無有休止,經西醫檢查,診斷為神經性耳鳴,服西藥培他定、谷維素,并注射維生素B 、維生素B。及ATP未能緩解。后延中醫診治。初以龍膽瀉肝湯不效,繼用杞菊地黃湯治療月余罔效。劉師應邀為其診治。患者除訴其耳鳴隆隆不休以外,尚有頭部昏沉且重如裹,時眩暈泛惡,胸脅滿悶,食少,便溏,舌質胖淡苔白,脈沉弦滑。證屬濁陰上逆蒙蔽清竅,劉師初以苓桂術甘湯2劑,其眩暈、泛惡略除,但耳鳴不減,后劉師在前方基礎上加防風30g,患者服藥1劑耳鳴減輕,2劑后耳鳴及諸癥皆除。
后筆者又遵劉師之經驗治療耳鳴患者多例取效。如張某某,年47歲,患眩暈耳鳴,服用中西藥、高壓氧治之不效。筆者據辨證以澤瀉湯加防風40g,服藥7劑后而取效。
 
十四  防風治療口腔粘膜潰瘍
黑龍江中醫藥大學(1 50040)鄭 楊
防風,味辛苦,性微寒,歸膀胱、脾、肝經,功能祛風解表,勝濕止痙,為治風通用之藥。主治風寒、風熱感冒,風寒濕痹,破傷風等;同時治療腸風下血、崩漏等。筆者在臨床實踐中,用防風配伍白芷、升麻治療口腔粘膜潰瘍,療效甚佳,舉2例介紹如下。
例1:馬某.男,35歲。患口腔潰瘍2年,時輕時重,反復發作。舌邊潰瘍,下唇粘膜糜爛,舌暗紅、苔薄黃,脈弦。處方:防風15g,升麻5g,白芷10g,黃芩15g,半夏15g,梔子10g,黃連7g,茯苓20g,白術15g,甘草10g。每日1劑,水煎服。服藥6劑諸癥消失,半年后隨訪,未復發。
例2:張某,女,28歲。口腔潰瘍1周,舌前點狀潰瘍,頰粘膜片狀潰瘍。舌紫、苔薄白,脈滑。處方:防風15g,升麻5g,白芷10g,黃芩15g,半夏15g,梔子10g,黃連5g,甘草10g。每日1劑,水煎服。服藥3劑諸癥消失。
口腔潰瘍,屬中醫“口瘡”范疇。《圣濟總錄》云:“口舌生瘡,心脾經蘊熱所致也”。蓋口瘡多為心脾經蘊熱,熱郁日久化火,“火郁發之”。因防風味辛,辛能走散,防風與升麻、白芷配伍,故可使心脾經郁火散,火散則口瘡自愈。
 
十五 防風善治過敏性鼻炎
河北醫科大學中西醫結合學院(050091)常風云常庚
防風辛、甘,微溫。《本草經疏》言其“治風通用,升發而能散,故主大風”。我們在臨床以防風為主,治療過敏性鼻炎,療效較佳,現舉例介紹如下
李某,女,24歲,2001年3月16日初診。鼻流清涕,噴嚏,鼻孔作癢1年余,反復不愈,每著風冷則加重。曾在某醫院診        為“過敏性鼻炎”,服抗過敏西藥后癥狀消失,停藥則復作,舌淡苔薄白,脈弦細。藥用:防風15g,白術9g,黃芪12g,辛夷10g,炒蒼耳子12g,烏梅10g,玄參9g,白芷9g,甘草6g。每日1劑,水煎分2次服。9劑后癥狀消失,改為散劑,每次服5g,日服2次,以鞏固療效,防止復發。
過敏性鼻炎常纏綿不愈,多屬肺脾氣虛,衛外不固,風邪反復乘襲,竅道不利所致。防風祛風止癢,據現代藥理研究證實,有較強的抗過敏作用。由于藥證相投,故數劑而愈。
 
十六  防風是治療抗精子抗體陽性要藥
浙江省縉云縣中醫院(321400)丁 禹 占
筆者治療抗精子抗體(AsAb)陽性不孕患者,喜用玉屏風散加昧,療效尚稱滿意。其處方為:當歸30g,白術10g,黃芪30g,熟地黃30g,防風10g。水煎服,每日1劑。一般服藥30~60劑取效。由于未作拆方試驗,不知方中何藥為主藥。后遇一閉經不孕患者鄭某,女,23歲。B超跟蹤檢查:無卵泡發育;基礎體溫(BBT)單相。于是用毓麟珠加味以補。腎調經助孕。處方為:人參須10g,黨參20g,茯苓10g,白術10g,甘草50g,當歸20g,熟地黃20g,酒白芍10g,川芎5g,鹿角膠10g,菟絲子30g,花椒5g,杜仲10g,黃芪20g。水煎服,每日1劑。服藥80劑后,月經已調,B超跟蹤檢查已有成熟卵泡排出,BBT雙相。囑每于月經凈后續服10劑以鞏固療效,選擇排卵日性交。然而2個月后仍不能懷孕。遂檢查血AsAb,發現為AsAb陽性。本例患者所用之方與玉屏風散比較,方中已含白術、黃芪,僅缺防風一味,服藥已達100劑,而AsAb仍為陽性,乃悟知防風當為治療AsAb陽性之要藥。遂于原方中加入防風10g,于月經凈后連服10劑,冀以鞏固排卵功能,兼治AsAb陽性;排卵后則服用玉屏風散加味20劑,專治AsAb陽性。共30劑后復查,AsAb已轉陰。此后未再服藥,翌月即孕。又有患者丁某,女,31歲,婚后不孕5年,經B超、BBT、血清AsAb檢測,診為未破裂卵泡黃素化、抗精子抗體陽性。為進一步驗證防風的作用,僅服排卵效靈湯(自擬方,即毓麟珠加黨參、紅花、桃仁、黃芪、皂角刺、炮穿山甲,見《中醫雜志}2000年第9期569頁),方中含歸、地、術、芪,但不加用防風,服藥40劑后,已有正常排卵,但AsAb依然陽性。再于方中加人防風10g,服藥至排卵;排卵后則服玉屏風散加味,共30劑,當月懷孕。此后對防風治療AsAb陽性的效果深信不疑,每遇排卵功能障礙合并AsAb陽性而不孕者,悉于毓麟珠方中加黃芪、防風治之,有事半功倍之效。如治杜某,女,29歲,取環后1年未孕,月經稀發,血檢AsAb陽性,服毓麟珠加黃芪30g,防風10g,服15劑即懷孕。
 
十七  防風治療外陰瘙癢
福建省永泰縣嶺路醫院(350722)蘭友明鮑雪嬌蘭義明
防風一藥既可內服又可外用。我們以防風為主自擬防風蟬蛻湯內服及外洗治療外陰瘙癢常獲顯效。現簡介如下。
藥物組成及用法:防風30g,蟬蛻10g,生甘草2.5g,澤瀉10g。水煎20分鐘,煎汁250ml。50ml口服,200ml熏洗外陰。每日1劑,15天為1個療程。如治李某某,女,46歲,干部,1992年8月10日就診。患外陰瘙癢2年,經某醫院婦科多次檢查,無霉菌及滴蟲生長。服用中西藥,療效均不明顯,邀余診治。予防風蟬蛻湯內服外用,2周而愈,隨訪1年未復發。
 
十八  防風治療白癜風
甘肅省靈臺縣人民醫院中醫科(744400)  馮云天
筆者從事皮膚病的中醫治療多年,用防風沖服。治療白癜風取得了較好的療效,現舉例如下
患者田某某,男,15歲,于。2000年1月5日初診。
主訴:頸部橢圓形白斑1年余。患者于1年前,無明顯誘因在左側頸部出現一點狀色素脫失斑,無不適感,后白斑逐漸擴大。現患者左側頸部有一4cm×5cm 大小白斑,診斷:白癜風。藥用:防風末10g,另以蒲黃10g,五靈脂10g,土鱉蟲3g,丹參10g,桃仁10g,紅花10g,赤芍10g,白芍10g,蟬蛻5g,柴胡5g,濃煎送服防風末,每日1劑。經應用10天后,白斑縮小至lcm×2cm大小,效不更方,繼續服藥20天白斑消失,隨訪1年未復發。


0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來自: lc1231 > 《中藥》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天津时时后三走势